网站首页>推荐阅读
那曲的“树” 那曲的“花”
2018-09-18 10:44:48     来源:西藏日报     
0

藏北重镇那曲,平均海拔4500多米,仿似祖国母亲高昂的额头,直指云霄。由于父亲在那曲军分区任职,我两次踏上这片土地,在沐浴刺骨寒风、经历冰天雪地、体验孤寂荒凉中,感悟着一望无际的深远和雄浑无边的苍凉,踏寻着深埋在这皑皑雪域里的不朽神奇。渐渐地,我融入了这片热土。一直以来,有一种无穷的精神力量,化作点点滴滴,滋润着我的心房,涤荡着我的灵魂,升华着我的信仰……

去年春节,我在军分区院内散步,一个单薄的身影映入眼帘:布满皱纹的脸庞显得格外清瘦,羸弱的身体顶着寒风艰难挪动,额角沁出的汗滴瞬间凝成了白霜。眉头紧锁、喘息沉重,显示着他此时极度疲惫和锥心疼痛。到底是什么支撑着这脆弱的生命与“禁区”顽强斗争?带着疑问和感动,我箭步追上了这位老同志。他是那曲军分区参谋部动员科科长赵正钢,在这里已经干了近20年,那曲恶劣的气候条件使他患上了痛风的老毛病,每逢季节变更便疼痛不止,但他仍然坚守岗位。临别时,我问他:“在这里这么拼命,值得不?”他笑了笑说:“军人嘛,吃点儿苦不算啥!”

到连队体验生活时,我认识了连队最老的兵——四级军士长倪克运。他在那曲当兵16年,在机房一坐就是15年,独自承受孤单、寂寞的同时,机房强大的辐射时时刻刻都在透支着他的生命,吞噬着他的健康。十几年下来,倪克运的头发掉光了,身患痛风、腰间盘突出、高原性心脏病等疾病。家人多次含泪劝他打报告退伍,妻子甚至以离婚来要挟,他总是一推再推。他舍不得这身军装,放不下挚爱的岗位啊。面对班长眼角弥散的泪花,我似乎读懂了什么。

经父亲介绍,我拜访了那曲军分区副参谋长杨豹,他坚守那曲20载,却只休过9次假。恶劣的环境,常年的辛劳,使他身体消瘦,头发脱落,皮肤黝黑,显得格外苍老。在女儿4岁半时,为了给家人一个惊喜,他瞒住休假的消息,兴冲冲地打开家门,看见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独自在客厅里玩耍。只一眼,杨豹便消除了旅途的疲惫,正准备上前与女儿相认,女儿发现了他,愣了一下,甜甜地说:“爷爷您找谁?”一句话如晴天霹雳,瞬间浇灭了他所有的热情。听到这一声“爷爷”,杨豹心中泛起无数辛酸和伤感,他再也控制不住泪水,快步上前,一把抱起女儿失声痛哭。是啊,那曲这个地方高寒缺氧,年平均气温零下3℃,空气含氧量不足内地的一半,常年7、8级大风,紫外线是内地的三倍有余,这些无不催人苍老,使这位不满35岁的汉子变成了小孩心中的“爷爷”,其中的辛酸只有坚守在那曲的军人才知晓!

说到那曲,有一个地方不得不提,这就是双湖。官兵戏言:“在双湖,躺着海拔是4980米,站起来就5000米了!”这里野狗成群、荒凉贫瘠,用水、用电、做饭、洗澡都显得极其困难,然而有一群朴实的官兵常年坚守在这里。双湖县人武部副部长珠萨,前段时间为了给官兵解决取暖问题,不眠不休,最终累倒在煤炉前,导致一氧化碳中毒,被送到军分区抢救。然而身体稍有好转,他便不顾医生劝阻,要求赶回单位,临走时嘟囔道:“单位还有好多事呢,我得回去!”从此,他被官兵敬佩又心疼地戏称为“拼命三郎”。

谁说那曲没有树,你看他们不就是一棵棵顶天立地的常青树吗?谁说那曲只有苦,你看军分区官兵自信豁达的笑脸,不就是艰苦浇注的幸福花吗?

时间飞逝,我在这短短的60多个日日夜夜里,亲眼见证了他们在羌塘草原用热血抒写忠诚,用生命丈量海拔,用使命诠释担当。回看自己,悄然发现那份稚气、娇弱与傲慢在不知不觉中逐渐消散,唯留下了坚定、自信和执着。是啊,我的军旅生涯才刚刚开始,梦就在前方,就在脚下,我誓将如那曲前辈一样,为强军重任而拼搏,让瞬间凝成永恒……(吴周敏)

责任编辑:Ruiex

推荐阅读>>

那曲市尼玛县洛桑次仁获“马云乡村教师奖”

13日,“马云乡村教师奖”“马云乡村校长奖”颁奖典礼在海南三亚举行。

那曲市23名同志获“第一书记”称号

那曲23名同志获“全区第二批优秀村(社区)党组织第一书记”荣誉称号。

那曲市举行首届“感动那曲人物”颁奖典礼

岳权、拉巴次仁、旦松扎巴等获奖

那曲市纪委监委开展扶贫领域监督安排部署

进一步明确了涉及扶贫领域问题线索、案件审理和相关职能科室及其分管领导的职责。

主办:西藏那曲市委宣传部 援建:西藏传媒集团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|
(C)2005—2020那曲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建立镜像或复制内容|技术支持:西藏传媒集团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藏B2-4-20120003
那曲市互联网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中心|举报电话:0896-3335415|举报邮箱:xznqjubao@sina.co

主办:西藏那曲市委宣传部 
技术支持:西藏传媒集团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
举报电话:0896-3335415
举报邮箱:xznqjubao@sina.com